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太子的超龄女友 > 第九十四章 一个陷阱

第九十四章 一个陷阱

小说:太子的超龄女友作者:洇紫字数:4967更新时间 : 2020-01-14 21:41:10
    “不用喊了。”苏启云把孩子递给旁边的随从,身后的女子见状,拼命挣扎起来,她流着泪嘴里呜呜咽咽的,刺头一看,焦急拖着受伤的左手想去把孩子夺过来。

    苏启云身边的黑衣人把他拦住,苏启云摸着金儿肥嘟嘟都手道:“你喊也没有什么用,这间茶楼是我苏启云的,今天除了你一个客人,没有其他客人。当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接着喊。”

    刺头一见苏启云如此说,就明白自己就是那只入瓮的王八,该死就该死在自己不该贪财,想着把这辆车卖了。

    两年前他也是如此脱手的,并没有看见惹上什么麻烦,这次却栽了。

    “苏少爷……我……”刺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这个人只有耐心是极好的,我不会让你痛快死,也不会让你痛快活,你愿意,我陪你耗。把刺头老兄请进去,去给孩子洗个澡,看着孩子脏的,记住水要热热的。”

    女人一听几乎要疯了,她拼命的挣扎着,泪水过后眼睛透着恐惧。

    刺头的手也微微发抖起来,他看着津津有味吃着棒棒糖的金儿,嘴角抽搐着,他憎恨的看着苏启云。

    耀晨心里有些不忍,悄声对言上道:“拿着孩子威胁,也太不人道了。”

    言上静静看着,一言不发。

    刺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自首。”

    苏启云微微摇摇头:“自首是不够的,你后面的人是谁?”

    刺头转过眼珠看着苏启云:“放了他们我自然会说。”

    苏启云微微一笑:“现在恐怕不行你要是耍赖怎么办?你是谁啊,你是刺头啊。”

    话中无不讽刺。

    刺头看着金儿,咽了一下口水:“我什么都会说,但是麻烦苏少爷把他们放了,我现在就跟你去警局。”

    苏启云看了一眼言上,言上微微点头:“这样,我现在就派人把嫂子和侄子送回去,还麻烦刺头哥去趟警局。”

    “我要亲眼看他们回家。”刺头回眸看了一眼言上,这话是对着言上说的。

    言上迎上刺头的目光:“可以。”

    “原来铁汉柔情是这么回事。刺头哥,坐我的车?还麻烦你把车钥匙给我一下,让我把那车开走?”

    刺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递给了苏启云,苏启云冷冷一笑对旁边的人说道:“等他去警局后,通知记者。”

    “是。”

    苏启云示意,黑衣人给女人松了绑,把孩子还给了她。几行人夹着刺头往外走,女人的眼神始终盯着刺头,她嘴唇哆嗦着:“金哥……”

    刺头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事你回去。”

    女人跟着走了两步也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

    “金哥!”女人大喊一声,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让大家都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唯有刺头没有回头。

    他停了一会儿催道:“走吧走吧。”

    车停到了一个偏僻的农家院子旁,两个黑衣人陪着女人和孩子走了下来,刺头把脸贴在窗口上看着直到车开走,看不到那个小屋。

    言上开着车跟着苏启云的车,耀晨摇摇头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言上低沉着声音道:“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有感情,害人害己。”

    车到警察局附近,停了下来,苏启云客气道:“剩下的路,还得麻烦你自己走过去。”

    刺头没有说话,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苏启云说:“刺头兄,你一定要实话实说。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性格,你骗我,付出的代价肯定不是你一个人。”

    刺头下了车,他不了解苏启云,但是他了解这个社会。

    耀晨看着刺头下了车,开着卡迪拉克进了警察局:“这个苏启云怎么不跟进去了?万一跑了怎么办?”

    “苏启云是事件的当事人,如果他进去了媒体可能会进行揣测,会说他找替身,这件事情,苏家就说不清楚了,现在他只能避嫌。”

    “他可真放心。好不容易捉到了人,万一跑了或者翻供怎么办。”

    “不会的。苏启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以为他会乖乖的把人放回去吗,那个女人和小孩还在他的手上呢,这件事情不落定之前他不会放人。”言上说。

    “都是厉害的角色呀。半斤配八两。”耀晨笑道:“不过,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和他联手。”

    言上看着前面的车子慢慢的走了,不多时,各大报社的采访车蜂拥而至。

    肇事者居然自己去自首,这个大消息怎能错过呢。

    “我不去管他们,也不想管,只要我自己的事解决好了就行。”言上发动车子也走了。

    大批的记者都挤在了警局门前,大家都翘首以待事实的真相。

    洛樱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新闻,她心里无比气愤,这一看就是苏家做的套路,都一个星期了,这个肇事者还跑过来自首干什么?

    她资料都顾不上看,就给言上打了个电话。

    “言上,你看了新闻吗?”洛樱急吼吼的说:“那个苏启云居然翻供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替罪羊帮他顶了这个罪。”

    言上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洛樱,这个男人就是撞到我母亲的那个人,他就是手链男。”

    洛樱一听,都糊涂了:“手链男不是龙哥吗?”

    “不是。龙哥这个人为人仗义,不是那种人,我托他帮我查了,这个人就是真正的肇事者,他的车我也找到了,上面还有血迹。”

    洛樱更加奇怪了,她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你是说撞到你母亲的和撞到阿姨的是同一个人?”洛樱捋了捋思维。

    “是的。这个人就是来杀人灭口的。不是苏启云撞的,苏启云在两年前的那一天不在南亚。这件事我回来和你说。”言上挂了电话。

    “你还没有和洛樱说你的身世?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说呢?”耀晨问。

    “我恨苏家。”言上道。

    “你难道一辈子都准备瞒着你的身世吗?”

    言上沉默着。

    “为什么不告诉洛樱呢?”

    言上看着前面的路:“耀晨,我在苏家待了一个月的时间,就那一个月都让我厌倦,我不愿意我以后的女人会卷入到这样一个尔虞我诈的家庭。现在撞到我妈妈的凶手已经找到了,我也了却了一桩心事,从此以后,我与苏家没有任何关系。”

    耀晨看着言上,他这个好哥们一直是他心中的偶像,他知道言上从小没有父亲,但不管别人怎么嘲笑他永远不会回应。他知道自己是苏家人以后,也没有喜出望外,这么大的馅饼他都无动于衷。

    但是他理解言上。

    因为他是从小看着舒阿姨如何辛苦劳累操劳的,舒阿姨永远带着口罩,像一个怪人。但她的心很好,也很爱笑,每次看见她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他就觉得无比温暖。

    他家很穷,有了妹妹以后更穷。

    他的毛衣一直都是舒阿姨打给他的,每年生日舒阿姨还会送给他生日礼物。他从没有想过这个舒阿姨就是舒可岚。

    他明白言上,他的母亲被人划破脸颊,终生毁容。被逼出南亚,流浪在外。一个人的一辈子就这样被人糟蹋了,如果换成他,他也许也会像言上一样对苏家怀着恨意。

    刺头坐在审讯室,来来去去就是两句话:“我就是撞死环卫工人的司机,两年前我也撞到过另一个女人。”

    审问的警察问:“你撞到人为什么不及时停车?”

    “我害怕。”刺头看着手说。

    除了认罪,他不再多说话,车上确实也找到了他的指纹,车盘底下确实也提取到了死者的DNA。

    他毋庸置疑是凶手。

    关键在于,疑点过多,就凭这几句话无法让外面的记者满意。

    这件事情也惊动了警察局局长,他匆匆来到了审讯室,亲自坐到了刺头的面前。

    “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吗?我劝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局长严肃的说。

    “我还要坦白什么?”刺头一笑:“我就是那个撞人的人,我甚至都可以告诉你那两个女人穿着什么衣服。我就是凶手。”

    “你还有事没有交代清楚。刺头,你坐过牢,你知道撞死两个人的罪是什么。”警察局长敲着桌子说:“你还在敷衍警察,你撞一个是意外,两个也是意外?”

    刺头一笑:“我可没有说是意外。第一个女人的确是意外,但是第二个不是,第二个我是杀人灭口,因为她是两年前的目击证人,我怕有人找到她。”

    警察局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是警局,你说的每句话都是要负责任的。”

    “当然知道。”刺头不以为然:“反正两条人命,横竖都是死。”

    洛樱在电脑前纠结着,言上还没有回来,罗心的事也没有决断,她心烦意乱。

    她想起昨晚的梦,深呼吸了几口,对着自己说:“洛樱,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你是个正义的人,你是地球上的勇气。”

    她站起来蹦跳了几下,下定决心:“不管了,不管了!再不发就晚了。”

    她闭着眼睛,下定决心握着鼠标,按下了发送键。

    她吁了一口气,好吧,明天一定是糟糕的一天,但不管怎样,该做的事总要有人做。

    言上开门进来,小布丁马上跑了过来:“言上,你回来了呀?我感觉你活过来了。”

    言上一听,哈哈一笑:“这两天没有做饭给你吃,你吃的什么?”

    小布丁一言难尽的表情:“有什么吃什么呗,黑暗料理我还能要求什么,不拉肚子就行。”

    言上笑意更浓:“明天开始,我来。”

    小布丁手舞足蹈跳了起来。

    “妈妈呢?”

    “妈妈在楼上。你去看看吧,她今天也是怪怪的”小布丁识趣的说。

    洛樱把电脑关掉,心里“噗通噗通”的跳得厉害,言上进来见她如此,大概明白她又做错了什么事。

    果真,洛樱看见言上马上道:“言上,我好像做错事了。”

    “严重吗?”他一把搂过洛樱,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严重。”

    “多严重。”言上侧着脸问。

    “比黄忠的事严重多了。”洛樱有些沮丧:“我感觉没有人能罩得住我。”

    “我罩着你。”言上道:“说给我听听。”

    洛樱正准备开口,言上的电话响了,言上接到电话后脸色一变:“我就来。”

    洛樱还没有来得及问他,他就跑了。

    刺头死了。

    死在警局。

    死得十分突然,审讯时还好好的,中途要上厕所,然后回来之后突然鼻孔流血,倒地不起,等医生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脑动脉破裂”。

    言上赶到警局的时候,记者在外已经在起哄,齐声喊着“我们要真相。”

    刺头的死亡带着神秘的色彩,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审讯时死了。

    但他还是交代了自己是两次交通事故的肇事司机。

    言上坐到了旁边一辆黑色的大众里,苏启云也坐在里面,他的眼神忽闪不定。

    “这人死得太快了。太蹊跷了。”苏启云道。

    “这个人的时间死得刚刚好。记者来了,事情出去了他就死了。你觉得媒体会怎么写?”言上看着不远处一堆都汽车。

    “这个锅不还是我背?这是是一个陷阱。”苏启云恨恨的说:“莫名其妙出现个认罪的肇事司机,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之前我是个肇事逃逸的罪名,现在可好,又会出个找人背锅,杀人灭口的罪名。这罪名好大啊!”

    “那也不一定。”言上沉思。

    “怎么说。”

    “舆论本来就可以人定。南亚日报一家写就写了,关键在于其他人怎么写。苏家不可能这点能耐也没有吧。”言上提醒到。

    苏启云若有所思。

    “只可惜,幕后主使并不知道是谁。”苏启云叹到。

    “是谁现在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人基本监视了你,说不定他现在就看着我们。这个人一定就是你身边的人,或者你身边有他的眼线。苏启云,这个人不是只对付你,他对付的是整个苏家。”言上说着。

    “会是谁呢?”苏启云想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rl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rl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