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状元是我儿砸 > 第437章小赌怡情(加更)

第437章小赌怡情(加更)

小说:状元是我儿砸作者:仙楂字数:2582更新时间 : 2020-02-14 19:29:31
    不过,方才燕青所说,这个世界原本存在修仙者?还有更多成精的精怪?

    可是现在燕青是最后一只,修仙者也具不存在。

    那就好,自己的武力值在这个世界是无敌的。

    黎清暗自庆幸。

    “如果有一天你也灭了,咋办?”黎清作死似的问道。

    “唔……”燕青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许久之后,燕青才反应过来,黎清这句话似乎带有诅咒性质啊。

    燕青着实是冤枉黎清了。

    “我不会被毁灭。”燕青笃定地说出这样一句话。黎清虽然从前不怎么信神,但是现在她可不信这是一个简单的世界。对于修仙什么的,她阅读古籍还是了解了一些。

    只是这些承载着历史蛛丝马迹的书在后世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当初大神做担保,绝不会将他毁灭,他还要成为这片土地的土地公呢。

    “那我呢?”

    黎清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人。

    都青春常驻了,能瞬移,还有大力buff,算是个人吗?

    “你……咯!”燕青打了个酒嗝,呼了口气说道:“勉强算是个人吧。”

    “……”

    黎清觉得这个话题走不下去了,她想打人。

    “云及那小子,偷偷给自己找了个婆娘,过不久你就要做婆婆了,我还真是期待你做婆婆的样子,哈哈哈。”

    “那又如何?日子还不是照常过下去。”黎清毫不在意的说道。

    两辈子加起来都超过六十了,这年纪做婆婆绰绰有余。何况,云及小女朋友年纪还小,还得等几年去了。

    至少也得等到人家十六岁吧。

    所以,不急不急。

    吼吼吼。

    “你别忘了,姜云及身负生死劫,那是姜家历代以来遭受的诅咒,姜氏只见过三代,可姜家三代之上,也是如此。”燕青搁下酒壶,对黎清说道。

    黎清不得不正视这件事,现在想起来,姜家主外男子三代皆是二十五岁丧命。而此时云及已经十七岁了,哪怕没满,却也吃的是十七岁的饭。离二十五岁,没多少年了。

    当初无名道长也提过姜家男子命运的事儿。

    难道这真的是宿命不成?

    自己跨越时空,就是要来拯救姜家男子命运的吗?

    “生死劫不会变期吧。”黎清道。

    燕青摇头,不只是表达的不知道还是不会变期。多的他也不能说,怕遭报应。

    黎清眉头一皱,顺势往悬梯方向走,她要去书房,重新规划一下。

    翌日阳光正好,风和日丽,云及脱下大棉袄,穿上了新做的双层春衣,约了三五伙伴去了大慈恩寺。管尚轩没去,他如今参加了殿试,又想要出人头地,上京无人替他筹谋,他只剩下自己。

    恰好早上收到了某同窗的请帖,大意是下午有诗会,盛情邀请他去瞧瞧。

    表面上确实没人替管尚轩谋划未来。

    黎清大多数时候都在暗箱操作,对于管尚轩的婚事,她也是放任其自己寻找。待遇和云及的一摸一样。黎清在明面上既不为云及营造未来,也不为管尚轩分忧。都是寻暗地里暗示,不然两人也不会在上京如此顺利了。

    管尚轩于姜家而言,毕竟不是血亲。他的婚事,自当由本家父母作主,黎清是个外人,确实不好插手。而管尚轩也明确表示自己会在上京找个喜欢的姑娘。

    如此,黎清最终才放下了,可暗地里的打点一分不少。

    姜家比不得上京勋贵,甚至连六品官都不如,所以平时行事很低调。

    不过就算如此,姜家仍然在上京望族勋贵后宅妇人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可以说这就是妇人外交了,黎清的交际能力可不是盖的。

    关于云及小女朋友的事儿还是得云及自个儿说出来,要是她说出来,这个家可就会失去现在的温馨。

    不知道云及这个小可爱什么时候才向他温柔大方的娘亲坦白呢。

    黎清表示期待。

    姜氏前几日听了黎清的话,正在给云及准备聘礼单子,只等云及功成名就,她就为云及筛选上京闺阁小姐,然后给云及相亲。

    云及都十七了,等真正的把媳妇娶进家门,恐怕得十八九岁。

    她抱上重孙子,还得等上三四年。

    太久了,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云及不知道姜氏正在暗中安排他相亲得事,这会子,他与小伙伴正在大慈恩寺的桃花林吟诗作赋呢。

    “哈哈,姜兄文采了得,一片桃林烘日出,四墙高柳到天垂,好气势,这小小的桃林竟也让你写出了开阔的气势来了。”一旁的徐天舒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云及在国子监内也不是死读书,闲暇之余也会交朋友,比如旁边正对他的诗赞不绝口的徐天舒,是国子祭酒徐幼龄的儿子。

    “徐兄谬赞了,徐兄也颖悟绝伦之人,不如也即兴赋诗一首,给咱弄个乐子。”云及笑呵呵的说道。

    徐天舒不语,只是微笑着倚在桃树干上,众人都知道他是在凝神想诗了。

    “来嘞,山寺桃林片片飘,灼言春风不虚绦,枝头嫣然出篱俏,似开未开含羞笑。”

    “好诗!”

    徐天舒说完,收获了一众叫好,云及更是笑的因为缺氧而红了脸。

    “徐兄果真是秀外慧中。”云及也学着之前徐天舒的样子,来了一场夸夸秀。

    “哎呀,你也别着急着夸我,你是什么水平?我可是甘败下风啊,这次殿试有没有信心夺魁啊,你可是咱国子监的种子,要是不给咱哥们儿那个状元回来,你可交不了差呀。”徐天舒半威胁半开玩笑的对云及说道。

    “是啊,姜兄,国子监的脸可全在你身上,咱哥们儿几个的脸就靠你来维护了啊,钱财损失都不算什么。”廉溪鹤坐在石头上,一张大饼脸冲着云及说道,那眉眼间透露出了许多精明。

    “什么,钱财?你们居然那我开赌局!”

    云及简直要笑哭了。

    这些个损友。

    “小赌怡情,小赌怡情,姜兄和你说哦,赌局十比一,看来很多人不看好你呀!”廉溪鹤笑得一脸猥琐。

    濂溪鹤此人乃太尉濂修容的孙子,比云及大一岁,一次机缘巧合认识的。濂溪鹤去芋头酒楼吃酒菜,结果没带钱。芋头酒楼概不赊账,偏生他出门连小厮都没带,云及看到了,替他解了围,两人就此结了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rl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rltxt.com